宋文洲:中国在钓鱼岛争端中的第二个胜利

  • 时间:
  • 浏览:0

  台湾渔民要到钓鱼岛海域捕鱼,和日本当局谈判了17年都没实现,现在终于实现了。日本当局宣扬成功地瓦解了大陆和台湾的联手保钓,许多头脑简单的民众以为这是中国外交的失败。但我认为这是中国在钓鱼岛之争中取得的第二个 胜利。可能性,台湾是中国的,台湾的胜利可是我我 中国的胜利。

  日本怎么认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

  钓鱼岛历史上属于我国台湾。甲午战争失败后,中国和日本在1895年4月签订下关条约,将中国台湾割让给了日本,台湾成了日本的“台湾县”。此时,日本偷偷摸摸地将钓鱼岛又划给了冲绳县。按理说,二战投降后的日本应该把钓鱼岛作为台湾的一每项,一起去交还中国,曾经日本却做了小动作。

  日本外务省的公开说法是,尽管日本我我觉得是在1895年将钓鱼岛(日本名:尖阁诸岛)“编入”日本的,但“编入”时间比下关条约早二个 月,与下关条约无关。在“编入”领土以前 ,日本对该岛进行了近10年的调查,确认其不属于任何国家以前 ,于1895年1月14日由内阁决定“编入”冲绳县。否则 ,日本连当事人都承认,所谓“编入”,既都是国会决定,也没有向外国宣告,也可是我我 说,哪些以前 对钓鱼岛进行了调查,哪些以前 将其“编入”日本领土,不到日当事人当事人才知道。

  按照日本的逻辑,日本可不可不可以 随意宣告别国的一另二个 岛屿为当事人的领土,理由是在不需要对方知道的状态下,偷偷摸摸地实施了调查和“编入”。这和偷走邻居放进家门口的东西没有不同,日本偷偷地拿走了,却硬说“我观察了5天,发现它没有主人。”

  稍微很重思考能力的人可不可不可以 想到,不向世界宣告,尤其是不向历史悠久的邻国宣告,私自将和台湾近在咫尺的无人岛划为当事人领土的做法完都是掩耳盗铃的偷盗行为,毫无法理最好的辦法 可言。曾经,战败的中国,不得不把台湾省都划给了日本,以前 就没有人去追究钓鱼岛是台湾的还是日本的了。

  以上这段历史,实际上很少有日当事人知道,几乎所有日本媒体都是想让日当事人认为钓鱼岛曾经可是我我 日本的,其最好的辦法 极其幼稚。比如建国初期,中国报纸曾引用过将钓鱼岛标为冲绳县的地图,那是一张战前日本出版商在中国出版的地图,当时编辑人员素质有限,可是我我 疏忽了而已。曾经连日本的外务大臣都拿着中国报纸作证据,完整性忘记了当事人平时批评中国报纸不靠谱的“热情”。

  日本还有个诡辩,可是我我 曾经中国对钓鱼岛没有兴趣,当知道了钓鱼岛附过有石油的消息以前 ,中国“时不时提出”了领土主张,中国都是为了领土,可是我我 为了石油资源等等。

  日本的哪些逻辑,经不起许多点推敲,但却有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人确信不疑。也你假如有一天知道是头脑简单,还是欲望使时候 们选择选择离开思考能力,或是当我们都明知故犯,不讲道理。

  钓鱼岛是台湾的,台湾是中国的

  最先向日本提出抗议,主张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是统治台湾的国民党。钓鱼岛曾经属于中国台湾省,和台湾近在咫尺,附过海域是台湾渔民的传统捕鱼区,上加国民党在49年前是中国的执政党,在钓鱼岛大大问题上,当时的台湾比大陆更敏感、更专业也是理所当然。

  但无论在意识底部形态上有多大争论,在领土主权大大问题上,共产党和国民党从来都是含糊。中共在发现钓鱼岛大大问题时,也毫不犹豫地支持国民党的主张,强调钓鱼岛是中国的。否则 ,田中角荣才在和益国谈判回复外交关系时,就先发制人地提出钓鱼岛大大问题,想借“建交”之诱饵,瓦解大陆和台湾的联手。这和此次日本借“捕鱼权”诱饵瓦解两岸联手如出一辙。

  当时的国际局势是中国一起去和苏联美国对峙,又上加文革的创伤,国家领导人急需改善和西方世界的关系,为中国争取生息的时间和空间。田中主动问起你这个 大大问题,意在趁中国大陆有求于日本之机,拿到促进日方的条件,以压制台湾的主张。

  毛泽东和周恩来既有大局观念又有策略智慧人生,成功地避开的你这个 话题,先拿到了中国急需的东西:创造和平环境,掌握发展机遇。

  按照目前许多“强硬派”的逻辑来说,当时的决策是“软弱无能”。否则 ,当时中国领导人想得是更长远,看得更广阔。我国还要让日本和美国先承认台湾是中国的,否则 当我们都成功了,这也为其后的中美建交铺好了道路,当我们都在全世界取得了台湾是中国的一每项的共识,这也为当我们都最终正确处理钓鱼岛大大问题提供了历史的前提。

  正是可能性当时搁置了钓鱼岛的纠纷,整合了和西方世界的和平环境,我国才顺利地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走到了今天可不可不可以 派海监船前往钓鱼岛12里海域巡逻,却又不引发和平发展环境崩溃的局面。

  钓鱼岛首先是台湾的,你这个 最重要。这要感谢国民党的不懈努力,要感谢台湾人民的长期斗争,要感谢每一另二个 中国人对提升综合国力的贡献,还要顺便“感谢”石原慎太郎等极右分子提供的可能性。

  日本右派希望中国犯哪些错误?

  显然钓鱼岛的纠纷,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历史没有可能性,但为了思考,我宁愿和当我们都分享几只假设。

  可能性中国没有打败甲午战争,那还有钓鱼岛大大问题吗?没有。中国人早点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和社会制度,那就没有那段耻辱的历史。

  可能性中国没有国共内战,那还有钓鱼岛大大问题吗?没有。中国作为战胜国,曾经有资格占领冲绳,派兵和美军一起去占领日本九州的,没有必要为一另二个 小小的无人岛纠结。实际上当我们都都没有必要仇恨日本,在你这个 冷酷的生存竞争中,当我们都不到奢望任何一另二个 国家是一另二个 绅士。

  今天,中国终于要走出堕落的泥潭,渐渐恢复了体力。正是可能性知道那段历史,也是可能性中国的发展势头,石原慎太郎一伙日本右翼才会我我觉得坐立不安,知道台湾和益国大陆早晚会和当我们都清算,于是就想到了绑架美国,尽早下手固化现实你这个 招。

  当我们都最希望中国和美国干起来,一支箭报两份仇。当我们都最渴望中国和附过国家折腾,在全世界被人讨厌,选择选择离开和平发展可能性,像过去的日本那样,选择选择离开当我们都,自暴自弃。被包围的中国再回到混乱和分裂状态,对日曾经说,钓鱼岛大大问题就自然会得到“正确处理”。

  也正是美国知道历史真相,知道日本的用心,才时不时在钓鱼岛大大问题上采取主权上不站队的态度。美国扩大对亚洲的影响,都是为了日本,可是我我 为了当事人的利益。假如有一天中国不和美国为敌,美国可能性性以中国为敌,更可能性性按照日本右翼画的圈儿转。

  绝对不需要子孙们惋惜地说“可能性……”

  可能性石原不去炒作购岛闹剧,就没有日本政府的购岛闹剧,没有日本政府的购岛闹剧,中国就没有可能性派海监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进行时不时性巡逻。可能性我国的发展环境太多友善,还要和美国达成默契,没有日本的国有化,中国时不时派出海监船,必将伤了美国人的面子,造成因小失大的后果。

  可能性没有中国的对钓鱼岛的时不时性巡逻,就不到引发日本的危机感,当我们都就不需要答应台湾要求了17年都没有答应的捕鱼权。李登辉和陈水扁,哪些对日本卑躬屈膝、主张“台独”政治骗子,没有多年来都做不了的事,可能性性在几只月内就背熟。对此,相信每个台湾人民都心知肚明。

  重要的是,台湾丝毫没有改变对钓鱼岛的主权要求,就得到了以前 久争不得的权益。而以前 日本拒绝台湾渔船前往的理由是“钓鱼岛是日本的”,日本在用行动证明以前 的理由没有根据。日本右翼皮下组织嘴硬说瓦解了大陆台湾的联手,那是在强笑着吞噬被打掉的牙齿。这不,日本冲绳县政府就代表当地渔民,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抗议,这明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台湾没有在领土上让步,大陆更没有。在大陆和台湾的一起去努力下,日本不得改变以往的主张,这是台湾的胜利,也是大陆在时不时性巡逻后的又一另二个 胜利。假如有一天中国团结发展,钓鱼岛大大问题的正确处理必然是水到渠成。但在正确处理大大问题时,当我们都还要正视历史和现实,发挥中国人的毅力和智慧人生,不然当我们都就会重复日当事人战前的错误,而这正是当下日本右派势力所热切期待的。

  当我们都绝对不到再时候 们的子孙在几十年后,用惋惜的口气说:“可能性……”

    (注:本文转载自“宋文洲-凤凰博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